山木查儿

剑三er,阴阳师,刀剑乱舞
话痨易勾搭。

惊讶地发现某只丐关注了我,哈萨宁...=-=


感觉应该除草但是,我上次,写了一半,就不想写了_(:зゝ∠)_

2017-07-10

现在毒经滚上了10段...然后就没打上去了

对比之下丐帮和剑纯还卡在1-2段没上去简直hhhh

毒经是因为怕掉下来打不上去,毕竟我号多。


然后我

奶花碰不到武器,奶秀碰不到武器

简直

哭唧唧

好吧

我奶花几次见到1140的会心衣服要么撕不过要么roll不到,要是有的话我就能去打上阳了QAQ


新本...只需求千雷的武器,毕竟会心的。

加速武器太难配了。

2017-06-04

无题-壹(上)

随便写写...恩

———————————————————————————————————————

薄薄的一层白纱笼罩着整个和风建筑,然大部分刀根本看不见,只能感觉到身体附近的灵力变得更加粘稠,带着股阴气。个别看得见的选择把这个发现暂时咽下去,本丸里气氛的紧绷只有当时短刀全军覆没的消息传来之后那段时间可比。


日子还是照旧,只是多了一个被大部分刀当成摆饰的主公罢了。


再说到来的那天受到的特殊待遇。


南江的认知里,刀法无非就是类似剑法的刺,劈,挑,砍等等等等。东瀛的刀她见过没几次,倒是霸刀山庄的刀法,和藏剑山庄个别会用刀的江湖人的刀法见过不少。虽然没见过几次但是听过认识的剑修谈过几次,毕竟...

2017-06-04

无题-序(下)

剧情改了不少,稍微需要理一下...我的话

——————————————————————————————————————


原本半透明的身体在接近了那扇门之后便化为白雾萦绕在女子身边。来者身材高挑,身上穿着的并非现代服饰在刷的雪白,装潢风格现代到不近人情的房间里显得格格不入。身上衣着紫色的汉服,用较为松散的紫色布条束着,袖子下的手腕上带着两个花纹繁琐的细银镯子。头发随意地挽着,用一根银簪加上几根丝带固定。


她现在推开了门,走进了房间。


周围的白雾一般人是看不到的,虽然对方在平时显得很不靠谱但这种比较基本的隐藏南江相信自家母亲是不会掉链子的。


周围的人都穿着黑色的西装,脸上带着和衣着风...

2017-05-31

无题-序(上)

想了想还是重写了...之前写的太仓促了,世界观还没拼完全自己看下去很混乱...

之前的大概会隐藏?如果可以的话。

———————————————————————————————————————


“主君?”


叩叩两声,门后面没有任何反应。陆奥守吉行稍微有点疑惑,按道理来说即便是喝的烂醉到这个点也差不多起来了吧。天色已经逐渐变暖,宛如新鲜的生蛋黄一般的太阳已经缓缓下落。身后有声音招呼着还在本丸的刀去吃晚饭,作为近侍的陆奥守吉行则是理所当然地被打发来喊审神者吃饭。


作为初始刀,即使现在已经对主人失望透顶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定位。


他再次举手敲门,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只能依稀嗅到从门缝中...

2017-05-30

沉迷阴阳师沉迷打本...捞到小贞就咸鱼了...

马丹我一次玩三个那么肝的游戏我不是作死是什么...


loft长草了我咸鱼了...艾玛怎么除草呢...

2017-05-18
1 / 15

© 山木查儿 | Powered by LOFTER